平远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535|回复: 2

《雪原旧事》&《南国情怀》补充章节全书合共有162500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3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行车在泥土小径颠簸着骑行,保江吃力地踩着踏板,白芸揽住丈夫的腰坐在后座上。天阴沉沉的,冷风拂面而过,白芸伸手撩起刘海以命令的口吻对丈夫说:“前边村口一棵大榕树下有接应的人在等着,你快点骑。”  

      “好咧!你坐稳啦。”保江侧头对妻子说。
      路面崎岖,布满尖利的小石块,单车在陡坡处停下,保江双手扶着自行车把推着往前走,白芸穿着洗得泛白的解放军胶鞋迈开大步紧跟在后头。
    上到坡顶前面树荫处果然人头攒动,保江骑上自行车载着妻子朝村口榕树骑行。
     “政委您好!我们是军分区首长派来接应的,请跟我们走吧。”来人全副武装,腰扎着棕色武装皮带,一把小手枪插在皮枪套上,带着一班人迎上前说。
     “你们军分区李乐司令员可是我的老战友啦。”保江面露笑容腾出右手握着来人的手说。
     “是啊,临行前首长有吩咐过,要求我们务必完成任务保证政委的安全。”来人转头望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另外几位战士说。
     “小伙叫什么名字?”保江看着眼前身着绿军装的帅小伙问道。
      “喊我小林就好了。”小伙爽朗地说。
       “前去山高林密,天色将晚,前面都是羊肠小道,不适合骑单车,大姐您还是请回吧。”小林看了看白芸面露难色地说。
      "好,那我就跟你们走吧,白芸你先回去,照顾好孩子们,我没事啦,等安顿下来我再让人通知你。”保江回头对白芸说道。
      “你们一路小心,再见!”白芸接过自行车挥着右手说。
      “再见!大姐。”小林和战士们排成队列,带着保江往前路走去。
       白芸站在路旁眼望着一行人渐行渐远直到没入山林中,方才调转车头返回。
       山林茂密,一行人在疾行着。
       一旁是宽阔的山涧河道,一旁是崇山峻岭,小路顺着河道逶迤向前伸展。流水湍急冲刷着黑浚浚的巨石,浅起的流水泛着白沫翻腾着往下游流去,鸟语啁啾正是倦鸟归林时刻,路旁的山菊花迎风招展,一簇簇盛开着,山岭上映山红在密林中盛放出片片红艳,苍松植根于乱石缝隙中,挺拔粗大的树身钻出灌木丛中乱藤的羁绊,笔直的指向天空傲立山岭中。
       路过一座古建筑,小林停放慢脚步招呼大家停下歇息。这是一座建筑在悬崖峭壁间的古道观,里面空无一人,破败的殿堂内挂着蜘蛛丝网,石板香案上空荡荡的不见香火,围墙内高处涌出的泉水汨汨流淌汇入一口小池塘,荷叶漂浮在水面上,荷花枝干干枯低垂着,倏忽间一条小鱼跃出水面旋即重入水底,给沉寂的道观平添了一丝生趣。
     站在石墩高处保江极目远望,山势绵延山外有山,云雾蒸腾云遮雾绕,近处是满眼葱茏远处是黛青色彩。转头仰望山顶是峭壁壁立,怪石嶙峋,俯视山脚,河流如练带般环绕山脚流过。
    “此处真如仙境,地势险要,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保江回头对一旁紧随的小林感叹道。
    “是呀,这个道观民国时香火旺盛,城乡信众远道而来膜拜,民国末年国民党政府派兵驻守在道观里,据高临下扼守着山下一条通往粤北的驿道。”小林趋前一步介绍说。
    “哦,难怪这里平房屋舍众多。”保江若有所悟点了点头说。
   “对呀,听说有一个营部驻守着,大约有两百多号人,当年为了拔除这个据点打通交通要道,闽粤赣边纵队集合优势兵力通过两天强攻才解决了这股敌人。”小林介绍说。
    天色渐晚,天空蒙上了一层黑纱,一行人继续往前赶路,两道手电筒光柱一前一后晃动着照亮小道,众人迈开大步往前走去。
    夜色中一条宽阔的河流横亘在面前,弘月高悬,倒影在平静的河面摇曳着,河对岸树影婆娑,灯火明灭,狗吠声声。
    “龙哥”小林喊着。
    岸边停泊着一条小木船,黑暗中闪出一个人影来,小声的回应着:“林干事,我在等候着你们哪。”
    “这位是我们护送来的朱政委,这位是村里的民兵连长龙哥。”借着月光小林介绍着身份。
    “您好,龙连长,有劳您了,称呼我保江就好。”两双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龙哥用长竹竿撑离河岸,小船两侧坐着的战士划动船桨,小船朝对岸划去。
    “嘿,莫吠了,自家人。”龙哥朝狂吠的群狗吆喝着,狗叫声平息下来,黑暗中只闻杂碎的脚步声。
   走过石灰坪, 大伙跟着龙哥步入一座厅堂,主人忙不迭的擦亮火柴点亮风灯,拉过长板凳招呼大伙落坐。
“龙哥,我们的护送任务完成了,朱政委我就交给您了,首长交代过必须保证政委的人身安全,因为首长得到一份情报,潜伏的国民党特务组织要趁乱暗杀他。”到达目的地,把政委交到偏僻山村的民兵连长家里,观察完房屋周边环境后,小林如释重负这才把此行的真实情况告知连长。
    小林和战士们已返回部队,这里只留下保江一人。
      夜静谧,只闻阵风撩起竹梢发出的沙沙声,惨淡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屋内。保江睡意全无,十指相扣枕在脑后,眼瞪瞪的看着细竹竿两边串起,吊挂在楼板上的蚊帐顶。最近发生的事情像过电影似的一幕幕在眼前飘过:王霸可恶的嘴脸浮现在眼前,特别是看管自己的瘦高个更是可恶,连上个茅坑方便都如影相随跟在后面,这家伙一点都不讲情面,司令王霸给根竹竿他就当成天梯往上爬。老子当公安局政委的时候,这小子成天围着条围裙绕着灶台转,瘦高个,马脸,长一对招风耳,眯着一双小眼睛见我就张开嘴笑。看他薪金少,我每月从自己的工资中拨出40元交给公安局会计,特别吩咐会计给他一份生活补贴,哪成想会上这小子突然跳出来,说我这是在拉拢腐蚀职工群众,猛不丁的用抽烟的大烟斗从脑后给了我一记猛击,直接把我打趴在地上。怪不得出手如此歹毒,原来是要我性命。这次想要暗杀我也一定是有他一份,这里是三省交界的地区,看来内部是有敌对势力的潜伏特务。保江用手摸摸还隐隐作疼的后脑勺,晃动浆糊似的脑袋,努力地理清头绪:从海防前线转业到这个山城以后,怀抱着战争年代时立下的建设新中国的雄心壮志,维护治安,扶贫济困,破除疑案,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自忖算是一位称职的好官。不知怎么回事尊严全无,稀里糊涂地被弄到台上丢人现眼,唉!想不清,理还乱。
     睡吧,莫想了,天塌不下来!保江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阖眼睡觉,奔波了一天身心已疲惫,一阵呼噜声由轻转重,保江沉沉入睡,进入梦乡......
     妈妈!家还是哪个温馨的木屋草棚,炕上石柱钻进妈妈的被窝里,温暖透彻心扉,石柱张手若揽住妈妈,可妈妈的形象越离越远,怎么也看不见妈妈的慈祥,揽不住爸爸的肩膀。
    脑海中飘来一位身着碎花布棉袄的中年妇女,手牵着一位全身穿着鲜艳衣裳的大姑娘。
    “小同志,你忘了?我们就是战争年代没有衣裳穿,羞得只能躺在炕上盖被子的一对母女呀。”
    “哎呀,我一直在给孩子们念叨着你呢,一直想等战后去寻访你们,当年若不是你叫你男人给我们带路走出新六军的封锁线,我们团部后勤处都得落入敌人手中。好了,解放了,人民都过上不缺吃穿的好日子了。”
     冰雪中枪炮声厮杀声不绝而耳,冲锋号响,保江从雪地里一跃而起,向前冲锋,双手持着三八枪,枪刺跟白雪一样刺眼。炮弹在周围炸响,身边不断有战友中弹倒下。哎呀,噗嗤一声,一脚踩空在尸体胸腔上,打了个趔趄继续持枪往前冲,突然,嗖嗖两颗机枪子弹射进右肩,保江仰面倒在雪地里,身上裹着御寒的乌拉草散落一地,殷红的鲜血汨汨流出染红了雪白的雪.......
      保江从梦中惊醒,被子踢落床边,山区的寒风从门缝中钻入使人倍感风寒。重新盖上被子,紧裹着棉被,侧身卷缩着身子打过一阵寒颤方才纾解。
       保江伸手揉揉右肩膀已结痂的两处铜钱般大的贯通枪伤,不禁百感交集。
       喔喔喔,第一次鸡鸣声起,保江撩开蚊帐披衣起床,推开木门,月光下,龙连长持枪守在门旁,看到保江起来,忙迎上前来。
    “朱政委,您放心睡吧,渡口上我还放了一个流动哨,村里与外界的联系只有这一条路,轻易不会有外人出入。”龙连长说道。
    “辛苦你了!收队回去休息吧。”保江敦促着说。
     “搞不得,军分区首长落实的任务我们必须负责。”龙连长认真地说。
     “来,抽个烟卷吧。”保江从兜里摸出一包芒果牌烟卷,递给龙连长一支,擦亮一根火柴分别点上,两个小火点在夜幕中闪亮着细微的红光。
     借着火柴的亮光,保江看清了眼前的中年汉子:
       龙连长中等身材,身着一套绿军装,手持一把单发步枪;国字脸,面容清癯,双眼炯炯有神,一对长垂的耳朵,面善;乌黑的头发,发根推高到耳际,长发在额头三七分开,给人清清爽爽,神采奕奕的感觉。
       “你们民兵营长知道我来村里吗?”保江吸一口卷烟,徐徐吐出烟雾问道。
       “不知道,林干事交代过不让上头知道,村里就十多户人家,百十号人,我已经交代过大家不要走漏风声。”龙连长回答说。
       “哦,我是落难之人,住在你家中就不怕连累你?”保江真心的问道。
       “怕什么!我家三代农民,政治上清清白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您在位时一心为公家做事,如今保护您的安全也是我们应该做的。”龙连长操着略带客家口音的普通话回答说。
      城里风声鹤唳,自己是从王霸司令监护下逃离之人,龙连长不避包庇罪人的风险收留保护自己,为人耿直善良敦厚朴实。
       鸡叫三遍,东方露出了鱼肚白,云蒸雾腾,朦胧的远山渐次清晰,鸡叫声此起彼伏。太阳冉冉升起,红霞绮丽,沉睡了一夜的小山村苏醒过来,炊烟袅袅新的一天开始了。
         天已放亮,两岸青山满目葱茏,屋前河面水汽氤氲,水流清澈,慢悠悠打着漩涡朝东流逝。
        “回屋休息吧,尽量不要到处走动,您的身材体貌一看就知道是外乡人,这里距离县城只有十多里地,人多嘴杂,莫要走漏了风声。”龙连长走上前来关切地说道。
       “嗯,我明白。”保江挪动脚步朝屋里走去。
      这是一栋依山傍水建筑的屋舍,石块垒基,泥砖砌就,白石灰抹墙,木椽青瓦,屋檐下穿挂着一条长竹竿,上面悬挂着芥菜和苞米棒子,下面堆垛着干柴。屋后是茂密的松树林,门前平地是灰土晒谷坪,屋子两边栽种着果树,杨梅树细碎的绿叶遮起一片树荫,芭蕉树成簇生长,宽大的叶面被山风吹刮撕扯成细条条随风飘舞。
      “食饭了。”女主人在灶房高声喊道。
      保江洗漱完毕走进厅堂,四方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菜肴,细心的女主人煎了几个荷包蛋摆在瓷盘中,一盘清炒荞头白翠分明,诱人食欲,一个大海碗里装着满满当当的辣子炒咸菜,这是餐桌上必配的菜肴。保江谦让一番后端起钵子饭,双手抖索着用竹筷扒拉着风卷残云很快就吃完了。
       “朱政委,不忙,您慢慢吃,您手怎么哆嗦得厉害?”龙连长看着这般吃相,讶异地问。
“老毛病了,这是战争年代落下的后遗症。”保江轻描淡写地说。
     “是生怕饭给人抢走了?”龙嫂好奇地问。
      龙嫂三十几岁年纪,抱着年幼的孩子,穿着对襟青灰色棉衣黑色长裤,秀气的脸庞,剪着齐肩短发,温柔娴静,家里掇拾得干干净净,是一位贤惠的家庭主妇。
      “当年大雪封山的季节,我们让新六军围困在山区里,饿了三天,最后在一个采参人留下的草棚里找到一个大南瓜,煮成一锅南瓜汤大家分吃了,打哪以后呀,我这肚子一饿双手就打哆嗦。”保江解释着说。
       秋收过后,农闲时分,有着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山村里少有娱乐,收拾完碗筷,大家伙围坐在一块饶有兴致地听着保江讲述着过去的故事。
       四十几岁的年纪,正当盛年,浑身的气力无法施展,憋屈了许久。战争的洗礼,和平年代在解放军炮兵学院的学员生活,转业到公安战线后到中央政法学院的正规学习和日常工作中遇到的无数案例,都让 保江有着讲不完的话题,也正好打发这无所事事的时日。
      噗噗,一连串放屁的声音响起,众人面面相觑,保江挪动一侧屁股正襟危坐笑着说:“放屁好哈,这里面还有一个民间流传故事呢。”
      从前,有两兄弟,父母过世了,哥嫂成家独过日子。弟弟年少无以为生,成天就在山上疯跑,渴了喝口山泉水,饿了采摘野果填饱肚子。日子长了放的屁带有馥郁奇香,少年用砍刀砍出竹节把屁排在里面,用泥巴封口拿到集市上卖钱。名声传出,县令买来进贡给皇上,皇上招呼后宫嫔妃一同嗅赏,果真异香绕殿久久不散。皇帝多有赏赐,少年从此发财致富。哥嫂依法炮制,却因终日饱食人间膏梁,屁有天壤之别,熏得众妃嫔花容失色,天威震怒降罪下来。
       听完故事大家哈哈大笑。
      东北解放战争中的经典战役-----三保临江,四下江南,特别是因为所在部队是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保江全程参加了其中的三保临江战役,第一次保卫临江,在新开岭战斗中和他的战友们协同作战,消灭国民党一个整师,保卫了南满民主联军根据地的安全。一举扭转了东北战场上我军被动的局面,保江在战斗中英勇顽强,冲锋在前光荣负伤荣立战功,大腿内侧还留有当年炮弹的弹片伤疤。
      听者津津有味,说者神采飞扬,保江就像有着一个宝葫芦,里面装着无数精神财富,故事信手拈来。
      风卷云舒,日出日落,日子就像门前的河水一样慢慢流逝,很快,来到龙家已有一个多月。
      保江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屋里,极少走出屋外。
      妻子白芸心里惦记着丈夫,由龙连长派人联系,接来山村探望夫君。
      餐桌上多加了一张竹椅,多蒸了一钵饭。
      白芸身穿一套旧军装,脚穿旧胶鞋,英姿飒爽,本就是军人出身,说话快言快语,做事雷厉风行,刚来到龙家就和龙嫂很快熟络起来,帮手厨房洗刷碗筷,浆洗衣裳,给年幼的娃儿喂饭,样样在行拿手。
      保江夫妇的到来,给龙连长家添了不少麻烦。和孩子们混熟了,孩子们也愿意围着他转。保江坐在竹椅上双脚并拢,脚面上趴坐着孩童,保江双脚前后摇荡,孩童咯吱笑着慢慢迷迷糊糊摇入梦乡。
      “朱政委,我刚从公社回来,民兵营长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您躲在我家,要向我要人,说是有人要把您抓回城里交给王霸。我家里已经不安全了,走吧,我把您送回军分区,交回给林干事。”龙连长挽着裤脚匆忙进到里屋对保江说。
       刚安稳下来不久,也过了一段远离城市喧嚣的日子,保江实在是不想挪窝。
      “走吧,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听从龙哥安排吧。”见惯了分离,白芸在一旁附和着说。
      "好吧!听你安排。”保江迟疑片刻决定说。
      “事不迟疑,我们马上就走!”龙连长斩钉截铁地说。
       白芸匆忙帮丈夫收拾好几件换洗衣裳,塞进帆布挎包里,再从钱包里掏出几张十元钞票塞进里面交给保江挎在肩膀上,催着丈夫往门外走。
      龙连长独自背着步枪,带着保江往门前河面停泊着的小木船走去,过河后顺着河岸往东走就是邻县地域,翻过几座山,几十里地外就是军分区驻地。
      河岸边白芸和龙嫂挥着手,目送着小木船向对岸划去。







发表于 2021-7-23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楼主又有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问世,有时间再好好欣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21-7-25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一部小说增写部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远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22-5-28 19:04 , Processed in 0.29346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