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远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3|回复: 1

《雪原旧事》第二章《南国情怀》(78)作者/生燕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1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恢复了往日的喧腾,一到傍晚,家里客人常来常往,有谈技术的老师傅也有拉家常聊天的年轻人,摆上大壶茶,茶盘里十几个带耳的瓷杯子,往彩色猫模水壶里撮一把粗茶叶,注满开水,盖上猫头壶盖,拎起茶壶,茶水从猫手合并处的壶口倒出斟满,大家捏起杯耳唠嗑着。猫模茶壶蹲在那里,圆睁着大眼睛滑稽的看着。没有客人会关注它,只有我知道,因为茶壶伴随我渡过了漫长的童年。
   爸爸诙谐的谈话引来哄堂大笑,屋内坐不住,丢下枯燥的课本,我常常从屋内跑出来,拉过一把小竹椅子坐在大人旁边,听着有趣的话题。夜渐深,客人逐渐散去。
    家成了爸爸办公的另一场所,不分节假日,白天也有人过来找。这天,家里来了一位身穿蓝布衣裳的叔叔,五十多岁年纪,颀长的身材,瘦削的脸庞,戴着帽子,拎着用旧报纸包装的食物,纸袋上用草绳捆扎好,进得门来,大大咧咧的把纸袋放在柜子上,落座后与爸爸谈起事情。我站在一边,眼睛不时的朝柜子上的食物巡睃,我的嗅觉比猫还灵敏,知道这是小卖部里用来包装饼干的纸袋。哈喇子挡不住,早就流出来了,心想着待会怎样享受它,饼干圆圆的,甜甜脆脆的,一咬咯嘣响。我看着蓝衣叔叔,巴不得他谈完事赶紧走人。越听越觉得不是滋味,听口气是为儿子调动工作而来的,爸爸坐在那里耐心的解释着不能办的理由,蓝衣叔叔见无法办成,起身告辞,他往对面柜子上踏前几步,一手捏着帽子,一手拎起纸袋扬长而去。饼干梦碎!我强忍着,眼泪差点都流了出来。
    "小馋鬼。” 后脑勺上挨了爸爸一巴掌,我清醒过来,赶紧到一边玩去。
    夏夜,天气酷热,屋里闷热难当,没有一丝风儿,早早的在门口洒上水,葡萄架上葡萄藤蔓爬满藤架,翠绿若滴的青葡萄一串串挂在藤蔓上,藤架底下摆着茶桌,一把竹子制成的躺椅被汗水浸染成蜡黄色摆在那里,我坐在一旁,爸爸斜躺在竹椅上,我手拿着蒲扇给爸爸扇着风,这是父子难得的独处时光。爸爸自有吸引我的魅力,肚子里有讲不完的故事。心思慎密,尽管离开了公安工作,还有无数的案例可讲。不愁你不打扇。
    我摇着蒲扇,左手扇累了,换右手,有时索性站起来双手紧握扇柄上下对着爸爸使劲的扇。
    “好啦,好啦,停停停,缓缓,别把小手晃坏了,给你讲个案例吧。”爸爸哈哈大笑着说。
   “在一个遥远的小山村,住着娘俩,年轻媳妇带着娃娃过日子,丈夫是一位军人。接到来信,过几天就会复员回来团聚。她掰着手指头期盼着丈夫归来。等啊等,早已过了晌午,她心慌了,背上孩子赶到娘家,询问父亲有没有见到夫君。娘家建在路边,是丈夫回家的必经之路,以往回家都必定在此歇脚。父亲回说没有。她焦虑的坐在桌椅上。此时,楼板上滴下血水,落在桌面上,像一朵绽开的梅花,她疑惑的望着楼板问父亲是怎么回事,父亲淡淡的说是猫在吃老鼠呢。知道父亲的为人,女儿预感到什么,抱着孩子出门喊人过来,攀上木梯一看,一条草席裹着丈夫藏在阁楼上,血水正是从草席里渗透出来的。原来,丈夫从部队复员回来,打着背包,带着一大笔复员费经过这里,像往常一样在岳父家歇脚。岳父热情的摆上酒席,请姑爷喝两盅。两人推杯置盏,酒过三巡,姑爷来了兴致,话也多了起来。他岳父本是江湖中人,并非善类,能说会道,口才了得,能把灵繁的说瘸了,枝棱的说茶了,骗得姑爷把身上带了多少钱都合盘托出。岳父见钱眼开,向女婿借钱,姑爷爽快的拿出几张给他,但他贪心不足心生歹念,把女婿灌醉后杀死,谋财害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滴血水把岳父送上了断头台。所以啊,出门在外,财不外露啊。”爸爸感叹的说。
   “他岳父好可恶,自己找死,还把女儿的幸福断送了!”我愤恨着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远知青网  

GMT+8, 2018-10-23 23:37 , Processed in 0.53857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